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传奇故事] 岁月如飞刀

[传奇故事] 岁月如飞刀

时间:2019-01-24 来源:admin 点击:

  荆一刀是个杀手,他的兵器是一把小刀。飞刀一出,鸟落地、鱼翻白、天地变色、心肝如摧,即使他自己也不能避开那雷霆一击。
  
  此刻他正悠闲地喝着上好的龙井茶,他是个张弛有度懂得生活的人。十几天前接到一宗大买卖,有人买他刺杀“龙飞凤舞”中的龙。“龙”是林一郎,谦谦君子武功非凡,“凤”则是田玉娘,盈盈胜水美艳绝伦。夫妻俩仗剑天涯急公好义,做了无数除暴安良的侠义之事,是武林中人人敬仰的贤良夫妇。这样的人也有人要刺杀?荆一刀有点犹豫,杀手本无情,但江湖道义还是要讲的。来人见他沉吟并不多话,只是从怀中一张张地拿出银票,十万、十五万、二十万……当桌上一叠厚厚的银票变成五十万时,荆一刀端着茶杯的手轻微抖了一下:五十万两,下半辈子不用愁了,成交。
  
  林一郎正在酡红色的夕阳下陪着爱妻田玉娘散步,荆一刀飞刀出手,如烈日白光,如白练横江。刀一离手,他掉头就走。身后,田玉娘发出一声惊叫……
  
  就在几天前他得到一个消息,伤心病狂的毛无心被人杀死在妓院中,杀人者据说是个女子,来去无踪。只有荆一刀知道杀人者正是田玉娘,因为正是毛无心出了五十万两银子让他杀了林一郎的,他还知道几年前“龙飞凤舞”行走江湖时正好碰到毛无心欲强暴一个弱女子,两人当下出手。经过一番恶战,毛无心被重创,从此双方结下生死梁子。
  
  田玉娘杀了毛无心,那么下一个复仇目标会不会是他荆一刀呢?此刻荆一刀一边喝茶一边想着这个问题,不过即使那田玉娘找上门来也是自讨苦吃,这么一想他便自负地微微笑了。
  
  忽然,一股杀气在身后盘旋,急回头,却是一蒙面黑衣人,荆一刀的瞳仁立即收缩起来,这时那股杀气却又散去了,然后听得黑衣人用一种极为难听的声音说:“荆一刀?”
  
  荆一刀傲然点点头。黑衣人慢慢伸手到怀里,荆一刀浑身肌肉紧绷起来,飞刀在身上某个隐秘部位像有感应似地跳动起来,荆一刀有十成把握在黑衣人掏出武器之前发出飞刀。
  
  黑衣人掏出了武器——却是一大叠银票,递过来,继续用金属似的声音说:“这里有六十万两,请你杀一个人。”
  
  荆一刀为刚才过激的反应有点难为情,不过他神色不变,拿过银票,只说了两个字:“行。谁?”
  
  黑衣人更是惜字如金:“明天正午,东郊林,田玉娘。”
  
  杀了仇家又得大笔银子,傻瓜才不干,不过杀人时间、地点一清二楚,这情报也太准了吧?
  
  第二天正午,一个艳阳天,正是杀人的好天气。东郊林里,田玉娘出现了,美发如丝倩影如梦,转过身来,白玉似的脸庞,细而长的眼睛。她不是一个人,怀里抱着她年方五岁的女儿,一个粉琢玉雕似的小人儿,此刻她正搂着妈妈的颈咯咯笑着,浑然不晓失父之痛,更不晓已悄悄迫近的一股最强杀气。小人儿的头挡着田玉娘的咽喉,田玉娘不在意地把小人儿抱开,咽喉露出,就在这时——
  
  远处的林中突然闪过一道白光,尖利的呼啸声随之闪电般而至,“扑”的一声田玉娘咽喉上中了一飞刀,刀柄尚在她女儿的眼前剧烈抖动!
  
  这自然是荆一刀之刀。荆一刀得手飞身飘开,在临去那一刹回头看了一眼,他看到田玉娘怀中那小人儿正目不转睛地盯着插在妈妈咽喉上的飞刀,不哭不惊。
  
  一晃十五年过去了。在这十五年里荆一刀只做了一件事:训练儿子荆胜飞。十五年前,他退出江湖告别杀手生涯正是为了年已五岁的儿子,他不想再杀人了,江湖上的仇杀他见得太多,永无休止,许多人就是为了仇恨而生存,今日他杀别人,明天别人就会来杀他,或者杀他的儿子、儿子的儿子。要想不被人杀只有一条路可走:比别人更强!所以他竭尽所能地训练儿子,希望儿子更胜过他手中的飞刀,所以儿子叫荆胜飞。
  
  令他尤感欣慰的是儿子没有辜负他,十五年没有快乐、没有停息的训练使得荆胜飞的飞刀绝技更胜于他,反应之灵敏更是地上无双,飞刀一出,莫能抵御。
  
  这天荆一刀意外地收到一封信,竟是田玉娘写的,恰切地说是田玉娘生前写给他的信。荆一刀心中隐隐觉得不妙,拆开信看,满纸铁划银钩大开大阖,田玉娘生前写信时的悲愤之情跃然纸上:
  
  荆一刀,还记得那个让你杀了田玉娘的黑衣人吗?你想知道他是谁吗?现在可以告诉你了,那人就是——我,田玉娘!我为什么要借你的手杀我自己?因为我杀不了你为我夫君报仇,可我相信我女儿能,当然不仅仅是凭武功,所以我让你在她眼前亮出你的飞刀杀了我,我要我女儿深入骨髓地记住杀了她母亲的仇人是谁。她一定会为我和她父亲报仇的。
  
  难怪十五年前那个黑衣人提供的情报那么准确。荆一刀眯起眼笑了,是的,不忧反笑,就凭那个小丫头?这么一想他终于忍不住仰天哈哈大笑起来。他这样放心无忌地笑是有把握的,这世上有谁能像他儿子一样得到整整十五年的苦练?有谁能躲开他和儿子的闪电一击?
  
  这时仆人来到面前,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荆一刀一皱眉,问怎么啦,仆人回答说:“小主人刚才溜出去了……”
  
  荆一刀大怒,喝道:“我不是让你看着他不让他出去的吗?”
  
  仆人吓得浑身打颤,说:“小主人点了我的穴道,直到现在我才能走动,还有……小主人是被一个女孩叫走的,好像到东郊林去了,他们私下里已来往好久了……”
  
  女孩儿?荆一刀不知怎的打了个寒颤,他一把抓住仆人,眼里像要喷出怒火,吼道:“你怎么到现在才告诉我这件事?为什么要瞒我?还有,那女孩儿长得什么模样?”
  
  仆人魂都没了,哆嗦着说:“小主人不让说,说只要我敢说出去他就会毫不犹豫地赏我一飞刀。你问那女孩儿长得什么样子?她一张瓜子脸像白玉似的,眼睛又细又长……”
  
  仆人的嘴唇还在一张一合地说着,荆一刀已一个字也听不进去了,这模样不正是田玉娘的翻版吗?她在诱惑自己的儿子,然后伺机报仇?
  
  荆一刀二话不说,急如流星赶到东郊林。刚进林子他就愣住了,眼前一条林中小道的尽头竟出现一个人——田玉娘,和十五年前一样的衣服、一样的发饰、一样的背影,甚至连站的地方也是一样的。荆一刀一愣之后就明白了,这当然不是田玉娘,这是田玉娘的女儿。
  
  先下手宰了她,省得她害了儿子!
  
  江湖从来催人老,除了荆一刀。十五年的光阴使得荆一刀身体更为强健,行事更为狠辣,飞刀也更为娴熟,此刻心念一转飞刀就已出手,那女孩儿必死无疑,即使菩萨转世也无能为力!
  
  刀光像闪电、刀声像惊雷,划破寂静、撕裂空气。荆一刀突然睁大眼睛,他听到刀声不是一声,而是两声;他看到刀光不是一道,而是两道。另一声、另一道竟是那背对着他的女孩儿发出的!那娇娇弱弱的女孩儿当然发不出这样的飞刀,这世上除了他荆一刀只有他的儿子荆胜飞发得出。陡闻逼人的刀声,那“女孩儿”一边本能地发出同样的飞刀一边转过身来,于是荆一刀看到了那女孩儿的样子——儿子荆胜飞。荆胜飞的反应灵敏,地上无双,荆一刀曾为此深深自豪。
  
  没有人能避开荆一刀父子发出的飞刀,即使他们自己也不能,这话永远不错。“夺”、“夺”两声,两把锋利的飞刀插入两人的咽喉,两人一样地瞪大眼,然后一样地倒了下去。
  
  这时,从林中走出一人,是个女孩儿,白玉般的脸,细而长的眼,却穿着荆胜飞的衣服。她一边踢荆一刀的尸体一边撇撇红艳艳的嘴唇说:“血债血偿,我没有武功,可我只跟你儿子玩了个换衣服的游戏就报了大仇了。”
  
  可是,当她面对荆胜飞的尸体时,不知怎的脸色却惨白起来,说:“傻小子,我利用了你。现在,仇报了,你走了,活着又是多么残酷的一件事啊。我甚至不知道我这么做到底值不值得?我说过要陪你一生一世的,胜飞,等等我!”女孩说着抽出一把小刀……